协会动态ASSOCIATION OF DYNAMIC

返回上一级

京交会高端对话——“论道”(下)

2019-06-04 11:39:01

作者:秘书处

796

 龙永图:感谢侯董事长对非洲的跨境电商情况的介绍,目前大的趋势是小微企业比较多,小额贸易比较多。但是我认为跨境电商之所以具有很大的意义,就在于跨境电商把成千上万个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甚至个体纳入到跨境电子商务的潮流当中来,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成果。但是,事情发展的规律就是由小到大,由小额到大额,我相信从这些中小企业当中会成长出一些大的跨境电子商务的企业,这也是我们所期待的。

    今天我们很荣幸的能够请到巴巴多斯驻中国大使弗朗西斯·杰克曼先生,你能不能介绍一下巴巴多斯在跨境电子商务方面的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

 

胡子男.jpg

    弗朗西斯·杰克曼:谢谢主持人先生,首先我也想要感谢主办方邀请巴巴多斯来参加非常有意思的探讨。也跟各位来分享,龙先生,可以的话我想讲三点:

    第一,关于巴巴多斯,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或者是不太熟悉我们这个国家。我用数据来描述,首先是30万这个数据,30万是我们的人口总数,它是一个国家,跟中国是无法相比的。第二个数字是85,85是服务业在我们经济中的占比,服务业是我们最大的经济贡献力量,同时也是我们国家的支柱。还有90这个数字,是我们的百分比,是互联网的渗透率90%,还有130%,是智慧手机的覆盖率,这就是说我们的互联网的使用和智能手机的覆盖率是非常非常高的。最后一个数字是40%,是相关旅游业等行业对经济的贡献量,这些数字说明巴巴多斯是规模非常小自国家,但是完全的互联互通,是数字和科技渗透率非常高的,旅游业也是非常重要的行业,我们也是最早的采纳电商平台的国家之一。对我们来讲,电商对我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第二,关于“一带一路”的倡议,以及我们怎么来弥合。今年二月,我们的外交部长与中国发改委签署了一个备忘录,是关于落实“一带一路”在巴巴多斯的情况,我也想讲讲受惠方,虽然我们的规模很小,但是我们并不把自己作为一个接收方,我们是一个合作伙伴的角色,虽然我们只有30万的人口,但是也会带来不同的情况。我们的角色是具有主权的,独立的完全的对等方,所以说我们觉得这个角色是很重要的。所以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当中,我们也是对等关系。当时我们与中国备忘录当中,有很多普遍的东西,我们也有与中国相应的关系,其中第一是在增进我们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这也是我们与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当中的一些范畴,我们要很好的识别出在服务行业当中,特别是在旅游业方面,我们如何打造这样的互惠互利的规模。

    另外一个数字是15万,2018年进入巴巴多斯,这也是我们看到“一带一路”的倡议落地,我们希望利用这样的倡议与中国增进关系,与中国的民营企业一起与我们的旅游业连接起来,与中国的市场相连。

    第三,这是与我们巴巴多斯的相比,虽然我们是一个小的国家,但是我们是加勒比海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虽然只有30万人,但是对加勒比来讲,有将近3000到4000万人口,加勒比地区有14个国家,有地区性的信息交流平台,也有我们的法律框架平台,还有互相的协议,约定,包括我们的海关,通关,外部关税,整个加勒比海想做一个完整的团结的经济体,也想鼓励各位能够更多的了解巴巴多斯,把我们当做一个大的地区的组成部分,会有很多的机会。

    这是我三个主要的观察点。

 

    龙永图:巴巴多斯虽然对我们来说是很遥远的国家,但是对中国的游客来讲,巴巴多斯是地上的天堂,今天我们的大使也是很聪明,用了几个数字一下子把巴巴多斯的面貌展现在大家的面前,而且我们现在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不愧为巴巴多斯的大使,巴巴多斯形象的最好的推介者。

    还有一个问题要问徐平女士,现在谈到  跨境电子商务碰到的挑战的,刚才您讲到的比较多的是规则方面的挑战,实际上在跨境电商的实际操作层面上,在物流的问题上,在建立海外仓的问题上,还有很多的实际操作上,还有哪些挑战,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们的跨境电子商务才能有更快的发展。请您谈谈。

 

徐平.jpg

    徐平:我就这个问题谈一下,跨境电商的挑战实际上从跨境电商的运营来讲,主要的支撑是有三个,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跨境电商第一个是流量从哪来,目前来讲,目的在现阶段来讲,大家感觉到流量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一个市场上获得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已经超过了线下的成本。当前对跨境电商来讲最大的问题和障碍,根据目前实践的来看是物流,当前最大的瓶颈是物流,物流是来源于两个层面,一个问题是因为是跨境的到终端市场的配送,实际上是把原来的传统的两段物流,我叫传统贸易的物流方式,两段式物流,有进口商,有买家,有物流,还有买方去取货。长期的是这种的,对应的税务规则,包括国际间的,也就是有合同,发票,卖方,买方,现在跨境电商是一站式物流,从卖家到买家,中间的这个过程就是由物流商承担了更大的责任,物流商既运输,而且还要承担中间的这种关务,物流遇到的问题,首先前端是要在当地揽收,在当地还要去派送,目前跨境电商物流,除了传统的几个大的之外,其它的很难参与的,像非洲最大的问题是物流,因为跨境电商物流体系和传统的是不一样物流牵扯的是交付问题,物流占整个电子商务的作用平均占了60%,因为跨境电子商务的时效性非常高,基本上是以航空运输为主,跨境的全球运输,目前最好的物流时效没有低于15天的,甚至高达45天,这个挑战是非常大的。怎么重组物流体系是最大的问题,还有国与国之间的通关问题,物流通道的打通才能解决物欲横流问题。

    现在大家建议建海外仓,是不是就解决了物流的问题呢?确实是可以解决物流问题,卖家可以把货提前备存到另外一个国家,这个问题是根本解决不了,它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海外仓来讲,首先是卖家是谁,进口商是谁,如果境外国家相当于个人进口的贸易方式的话,海外仓就要有进口的贸易主题来关务,真正的线上卖家和进口商不是同一家企业,会引出增值税抽逃的问题,反而带来了更大的问题。

    第三个,带来的问题构造对卖家来讲,并不是说很多中小企业可以承担起,会增加他的库存,增加资金增长量的,如果卖不了的话,这个货怎么办,这个是很难的。海外仓的贸易方面,有能力的这些大的卖家企业来讲可能是一条解决的方式。但是当前的海外仓只能是海外的当地的才可以解决跨境电子商务的物流问题,但是现在来讲,当地的海外仓能享受,除了中国外还没有一家其它国家可以货物进入到海外仓之后,可以享受个人进口这种关务方式,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海外仓是解决不了跨境的物流问题的,目前这个问题是致命的,是根本。

 

    龙永图:现在一位很美丽的阿汉姆女士是来自清华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的研究员,她对中东和中东欧,还有一些新兴国家的,这些小语种的“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很熟悉,您能不能就这些地方的“一带一路”发展,特别是在跨境电子商务方面做一个介绍,特别是中小的新兴国家,你是不是有一种判断,现在整个国际电子商务的重心已经转移到新兴发展中国家,而不像传统贸易一样。

 

巴留学生.jpg

    宗·阿汉姆·汗: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我真的非常荣幸能够参与到本次的高端对话中,因为我知道其实在座的论坛嘉宾都是在跨境电商中有非常深远的经验的,但是作为我来说,我可能只是一个研究者,我来自巴基斯坦。

    我想先跟大家介绍一下巴基斯坦的经验,可能很多人都还不知道巴基斯坦是“一带一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我强调一下我们的确也不是说作为接收方,因为“一带一路”的合作管理,其实是和利益相关方相关的,谁选择加入,谁选择合作,这是至关重要的。

    在“一带一路”倡议在2017年宣布之前,大概是2007年2008年的时候巴基斯坦非常困难,当时有经济危机,而且国家安全的问题也非常严峻,当时我们的经济整个都停滞了,而且行业也在倒退。但是后来宣布了“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就在想,是不是可以去借助更广泛的资源来支持巴基斯坦的发展,当时我们建立了中巴的经济走廊,也是非常重要的渠道。它不算是一个经济特区,更像是一个基础设施的项目,更好的推动技术的普及和发展,以及跨文化方面的交流。

    因为,我们的确是需要这种基础设施,包括道路的沟通来发展经济的。巴基斯坦还有和其它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现在的发展重点都是基础设施。在2018年还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进展,就是巴基斯坦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它被阿里巴巴收购了,其实当时应该是1.5亿收购的。后来还有其它的收购案例,就是支付宝收购了另外一个巴基斯坦的线上支付平台,是1.8亿。所以说,你可以看一下,1.5亿,1.8亿,再换成人民币数值是非常大的,这两家当地的公司,能够触及到巴基斯坦2亿的居民,而且大概这些人都是非常年轻的代,整个年轻人的比重是非常高的,而且年轻人口的集中度非常高,所以如果我们观察巴基斯坦的年轻人,聚集程度非常高。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他们每人支付2美元购买线上商品的话,整个的市场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再来看看巴基斯坦的发展,之前我也提过,就整个“一带一路”的背景来说,巴基斯坦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目前我们也在转型,我们从简单的基础的需求,转化到了对于科技发展的需求,包括社会经济的发展,包括一些长期的发展和进步。今天我们说了很多关于数字化的发展。其实,“一带一路”本身也是在不的进化的。之前我们有嘉宾介绍有一些国家,包括巴基斯坦你可能觉得不是特别成功,但是实际上政策决策的方式已经发生改变了,是在不断变化的。我觉得“一带一路”本身也是不断变化的倡议,可能很多国家的确只有一些非常基础的需求,包括建立一个绿色的“一带一路”,或者是其它的非常基础的倡议,关注于生态发展,或者是其它的一些基本保障,我们只是想保护我们的环境等等。但是现在这些利益相关方它的诉求又有变化。但是我们如果看“一带一路”的本质,我们是想要满足社会的需求,可能20年之后这个需求就不一样了,基于这种变化,我们必须要保证“一带一路”的主办国还有合作方,可能自身的能力或者是自身的业务的系统是需要发展的,需是更好的拥抱这个变化的,像我们当地的一个科林,相当于滴滴,是一个创业公司,被优步在上个月收购了,当时公司的创始人就是巴基斯坦人,而且是通过一个孵化器项目来完成这个创业的,因为当时的整体的商业环境可能还不是特别成熟,还有巴基斯坦人也开发了一些非常流行的移动应用,现在在排行榜上排第四了,但是这些可能也是通过合作方式来完成的,因为可能单纯依靠巴基斯坦本人的力量的话,可能无法完成,可能需要和其它的公司来推广共同营销。目前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上看到这些沿线的国家也是有这种机遇,有年轻的群体,有更多的资源可以给我们来利用。

 

    龙永图:今天我们徐平女士进到中国的跨境电子商务的情况,蔡瑞德先生也从全球的角度,还有美国的角度讲了跨境电商的前景,还有侯董事长讲了中非跨境电商的情况,还有两个非常好的案例,一个东半球,一个西半球的国家介绍了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基本情况,都谈的非常好,觉得全球都在努力实践“一带一路”跨境电商的合作。

    刚才徐平女士也讲了跨境电商遇到的一些挑战,跨境电商之间,国与国之间还缺乏完整的系统的,大家都认可的规则体系,还有在物流方面还有很多的挑战。在我们未来把我们的跨境电商做的更好,我想问问在座的几位嘉宾,你们认为要进一步的发展跨境电商,使跨境电商在“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目前要克服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知道挑战是比较多的,因为时间关系,每位就讲你认为我们要解决的一个挑战,使得跨境电商在“一带一路”中能够得到更快的发展。

    

    蔡瑞德:很荣幸,我一直考虑这个问题。有太多的挑战了,很多的挑战都是来自于我们错误的观念,这也包含了对“一带一路”的误解,也包含了我们的数字“一带一路”,以及电商和数字电商。这些所有的参与方,都可以更加的关切他们所做的工作,他们所做的努力,会不会在其它地区误解,特别是我考虑到了“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些组成部分,为什么有人会反对,我相信很多是由于这些错误的理解和错误的认识。

 

    龙永图:继续作出努力,继续的把“一带一路”的故事讲好,能够使我们在很多方面所遇到的一些质疑能够解决,中国有个老话“日久见人心”,有一些问题要靠时间来解决的。 徐女士您认为“一带一路”的发展,特别是在电商领域您认为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徐平:我认为两点,一个是支付,结算的便利化,如果能够将来在国际贸易中,跨境电商领域,能够做到本币之间的结算,将来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省得换汇的烦琐,还有汇率的风险。第二个就是通关便利化,这里牵扯到物流的过程,主要是通关便利化也会极大的方便国与国之间的货物的流通。

 

    龙永图:很简捷,一个是结算的问题,还有一个是通关的问题。巴巴多斯大使,您认为从参与“一带一路”来讲,目前要解决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弗朗西斯·杰克曼:我试图来回答一下,以巴巴多斯来说,或者是小规模的国家来作为出发点,最重要的是要达到一个平衡,要找到好的机制来确保,如果我们的合作是这么的巨大,而对应的合作伙伴是这么小的规模,如何找到合适的机制,能够搭建一个互惠互利的机制,这是有可能的。同时也是双方一定要考虑,以巴巴多斯和中国来讲,这是很有可能作为目前我们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们愿意去找到合适解决方案的一个决心。

 

    龙永图:谢谢,大使先生讲一带一路的整个事情当中就是要形成一些机制来解决相互之间在实行“一带一路”的困难和问题,推动“一带一路”的顺利进行。阿汉姆女士您认为需要克服什么挑战,特别是在电子商务方面能够更加顺利,现在我们面临的瓶颈或者是挑战是什么?

 

    宗·阿汉姆·汗:还是以数据说话,第一,我们只有1%的信用卡的覆盖率,也就是说关于支付,或者线上支付的便捷度是很低的。第二,即便我们有很多的人口,有很多的与中国贸易的赤字,但是我们也会进入保税区,保税区仓库也会给我们很多的优势,特别是对于出口商来讲。对于风险管控,以及对当地的一些零售商,还有当地的一些生产商。我们还要了解一点,为什么我们要投入这么多这么复杂的平台来确保市场,或者是整个的市场是互惠的,因为对于一个经济来讲,即便是搭建这样的平台也不会非常的优化,如果你有这样的购买力的话,可能需要考虑的是我们应该如何让当地的这些行业的要求能够被满足,然后才能进行技术方面的转移。

 

    龙永图:谢谢,今天我们就“一带一路”和跨境电商的问题进行了非常好的讨论,我们跨境电商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执行中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电子商务的门槛比较低,所以成千上万,上亿的中小企业都可以参与到跨境电商的行业当中来。另外一方面,跨境电子商务需要人口多,需要年轻人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口多少就是年轻人多,跨境电商对整个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是新兴的朝阳的产业,这样的情况下,在政府和各国企业的努力,一定会进一步加强电子商务人才的培训问题,比如说怎么加快制定国际电子商务中的国与国之间的规则体系,一边进一步加快通关的程序,检验的程序,从而使得电子商务的流动更加方便。

       最后,还有怎么样进一步加大物流方面的投入,包括海陆空联运,包括海外仓的建设等等等等。我觉得今天我们看到了整个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电子商务的美好的前景,我们希望下次在讨论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们会取得更大的成果,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特别感谢几位嘉宾参与我们的讨论。祝福全世界的朋友们,在参与“一带一路”的倡议的过程中,不仅仅是“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能够得到好处,也能够使全世界都能够从“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得到益处。今天我们的讨论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结束——